云梦在线,云梦新闻网,云梦信息网,云梦信息港,云梦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云梦历史 >

昆明水城历史 河流遍布湖湾众多 古桥横跨井巷穿城(组图)

时间:2018-01-13 20:1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昆明水城历史 河流遍布湖湾众多 古桥横跨井巷穿城(组图),昆明 滇池 河流

(原标题:昆明水城历史 河流遍布湖湾众多 古桥横跨井巷穿城(组图))

旧时大观河

曾经



  ● 詹霖记得,就算到了上世纪50年代,仍然是可以看到河中那些穿梭往返的小木船上,做生意的流动小贩,往城里送蔬菜的农家少女,或者是运送砖瓦、沙石的壮汉,当然也有放水老鸹捕鱼的老汉。”他们划着小木船,吆喝着水中嬉戏的鹅鸭,摇着桨,悠然而来,飘然而去。真是人生最美的田园风光。

大观河风景

老昆明水井

如今

改造后的金汁河通水 本报记者 高伟 摄

宝象河流水潺潺 本报记者 翟剑 摄

盘龙江穿城而过 本报记者 苏颖 摄


  必须加以系统化开发利用,用好“水”这张名片,培养好我们的人才。在科学治水、科学用水、科学节水方面,要综合、系统地把生态搞好。

  ——省政协委员

  昆明市政协常务副主席张建伟

  在水质改善的基础上,将主城区已覆盖的34条河道有选择**地重新打开,突出昆明作为“水城”的特色。同时,在主城区34条河流地段重建滇池湖滨湿地生态带,使之成为滇池的最后一道入水水质净化屏障。

  ——全国政协委员

  云南省少数民族语文指导委员会研究员祁德川“再现昆明水城风貌”这个话题再次点醒我们,要注重城市的生态文明建设。要好好梳理一下,哪些暗河的盖板可以揭开,哪些不可以揭开,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应好好宣传。

  ——云南大学教授熊思远

  上世纪80年代后出现的河道水质恶化、部分断流以及部分被覆盖的情况令人忧心。保护历史文化名城,应该包含对古老河道水系的保护。我建议,相关部门应对昆明的水系进行一次摸底调研,并在可行的情况下纳入城市建设规划。

  ——省文物局专家组成员、昆明文史研究会副会长卜保怡

  长期以来,在城市建设中,我们忽视了城市和水利的关系。城市建设中要依**行事,完善河、湖、库、塘的规划、建设、管理和水资源调度,对建设范围内的湖塘实行保护,禁止随意侵占。要进行污水处理厂的兴建和改扩建,提高污水处理能力和处理深度,对河道截污,减少和防止污水流入河道、库、湖、塘。做好节水措施,提高中水利用率;通过清水回补工程搞好城市河道景观。从长远来看,还要对未来的滇中调水工程做好前期的调研、谋划工作。

  ——民进昆明市委副主委、昆明市人大代表谢家放

  6月29日,“埋藏”在西昌路地下20多年的篆塘河因修地铁重见天日,部分商铺开始拆迁。此后,篆塘河将有1公里的河流成为景观河,这是继玉带河后,昆明又一条河道重现人间。这让我们不禁回望几百年前的昆明,这座有着“高原明珠”之称的城市,曾经的小桥流水,渔歌互答,船只往来,河埠繁盛,是怎样一幅画卷?而现在,我们想再次让潺潺水声成为生活的一部分,不知能否美梦成真?

  桅满篆塘

  在许多老昆明的印象中,篆塘河只是一条小河。它的名**母晃幕ⅲ退闵盥竦叵拢匆恢蹦魈试谖颐巧肀摺

  作为老昆明人的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文史专家詹霖,对昆明的水,他情有独钟。上世纪80年代末,他就生活在篆塘河附近,这条小河伴随了他的少年和青年。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,因市政规划等原因,河道上被加盖建筑而变为暗河,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。

  詹霖说,如果说年代,篆塘应该是在明清以前,或许在元代赛典赤治滇时就有了篆塘河。明清以前,大观楼外面一大片叫草海,周边是大量的湿地和水草。大观河**刈旁怂臀镒实娜挝瘛5笔保拥嵛鞴吹幕跷锒蓟嵊么仍说讲莺8邖i码头的渔村,后经水路运到大观河一带,****进入昆明城。

  明末清初,吴三桂统治昆明,兵马驻扎,需要大量粮食以供补给,由于当时的大观河已负载过量,加之昆明城内的桥梁拱高普遍较低,运粮船上高高的桅杆在过桥时都必须放下,十分不便。吴三桂便在小西门附近挖了一条人工河,与大观河相连,这就是篆塘河。

  为什么叫篆塘?“到了这里水流打了个转就回去了,形成了一个塘子,所以就叫‘转’塘,之后又衍生成了篆塘。”詹霖说,当时吴三桂还在塘上盖了粮仓,运到此地的粮食即可迅速入仓,而这一带也因此被命名为“仓储里”。当然,关于篆塘名称的由来,还有另外两种说**:一是因为周边河流比较多,转来转去,就像古代写的篆字一样,于是叫“篆(转)塘”;二是篆塘这个地方是商贾、物资云集之地,大家到这里都能赚到钱,所以叫“篆(赚)塘”。

  在清初的一张昆明老照片上可以看到,大小篷船、双单彩船和小拔船等各种船只云集于此,“桅满篆塘”成为当时最著名的景象。据史料载,当时全部木船有700多只,帆船占70%~80%。其中渔船多散在于河滨农村,游船则集中于篆塘。

  在詹霖的记忆中,上世纪70年代,篆塘河河面很宽,有21米左右,河水也很清澈。1994年,经昆明市五华区与水利部门协调,在河道上盖起盖板,建起楼房,提供给武成路拆迁商户做铺面。在之后的数年里,这里成为最著名的“******‘螺蛳湾。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百年前喧嚣繁盛的码头和河流默默在地下流淌,人们再也听不到那潺湲之声。

  择水而居

  从将要重见光明的篆塘河说起,昆明之所以被称为“高原明珠”,和滇池分不开,它就像昆明的眼睛,让这座高原之城散发着无穷的魅力。

  云南大学历史系教授方铁说,作为全国第六大淡水湖,滇池旧称方圆500里,其实远不止奔来眼底的500里,而它现有面积仅约306平方公里,因腹广末狭如同倒流而得名。

  早时滇池湖面辽阔,唐代有史料记载,今昆明东面的螺山,遍地皆是螺蛤之壳。上世纪中期,在滇池周围发现一些以螺壳大量堆积为特征的贝丘遗址,“一些螺壳堆积厚达9米,证明所在地距滇池不远,而贝丘遗址现距滇池或二三十里。”方铁说,经测定,滇池地区贝丘遗址距今约4260年。

  《后汉书·西南夷传》说:“滇池周围土地平敞,多见鹦鹉、孔雀,有盐池田渔之饶,金银畜产之富,习尚豪奢,居官者皆富及累世。”诸葛亮南征后,蜀汉在味县(治今曲靖)设都督统辖,味县成为云南地区政治与经济的中心。方铁说,云南最兴盛区域为滇池流域与味县等地,自成都平原迁来的移民大姓多居其地。

  可见,因为滇池特产丰富、水草肥美,早在战国时代,昆明人就在滇池择水而居。

  当然,滇池因为水位甚高,善阐城(拓东城)地跨盘龙江两岸,三面被滇池包围。夏季遇骤雨滇池水位**涨,湖水漫过城墙进入城内。昆明人也因此年年遭受水害侵扰。到了元代,行省长官赛典赤决定用疏浚上游诸河、扩导下游海口河的办**治理。他以盘龙江为重点,在上游筑松华坝,下游建南坝闸,雨季关闸闭水,缺则放水浇溉。并沟通金汁河与盘龙江,减少盘龙江涨水的压力。又沿金汁河建戴金箔、大小韩冕等八闸,疏浚上游其他河流。而疏通海口河由官吏张立道负责,他率2000余丁夫挖开海口到安宁的鸡心、螺壳等险滩,疏扩海口河,使滇池水位大幅度下降。行省还**订对滇池逐年小修、3年大修的规定。

  历时3年的治理,初步解决滇池泛滥的问题,并获田地一万余顷。滇池坝成为行省屯田的重点,其地军民屯田约占全省屯田数的1/3。当地百姓对赛典赤浚诸河、张立道扩海口十分感激,喻为李**凿离堆传颂至今。到了明代,滇池坝仍是卫所屯田集中地区。沐英镇守云南垦田至100万余亩,其中一部分在滇池坝。滇池当时产鱼量甚大,佳鱼亦多。如味极鲜美的金线鱼和肥白无鳞的发鱼,还有长达数寸的大虾。史料这样记载:“滇池多巨螺,渔人剔螺取肉,挑担叫卖于市,滇人以为味美天下所无”。

  半城半水

  几百年前,一顷湖水,从它的身体里又流出一条条河,金汁河、银棱河、玉带河、宝象河、采莲河、永畅河、西坝河……它们纵贯老昆明城。至明末清初,昆明城及附近基本形成“三江并流、两带萦绕、河网密布”的格局。

  滇池附近的这些河流,就像昆明城的血脉,要么环绕在拓东城边,要么形成了一泓泓湖水,点缀在昆明这座古城里。

  “昆明城诞生之时,就是一座水城。”省文物局专家组成员、昆明文史研究会副会长卜保怡说,《南诏德化碑》中就有这样的记载:“言山河可以作屏藩,川陆可以养人民。十四年春,命长男凤伽异于昆川置拓东城,居贰诏,佐镇抚。”

  据此可以判断,最早修筑的拓东城具体位置在盘龙江西,今金碧路西段,原鸡鸣桥到东寺街土桥一片。既临盘龙江,又紧靠滇池,三面皆水,俨然一座名副其实的水城。此时的滇池北岸,除了黑龙潭、莲**池以及长虫山下蓝、白、黄等溪流外,只有一条河流,当时叫做银棱河,就是今天的盘龙江。

  南诏大理国开始治理河道兴修水利。当时沿城边的河道修建了河堤,称为云津堤,河堤上种着美丽的素馨**,河流也就叫做银棱河。到北宋年间,在大理国国王段素兴的组织下,从松华山口开始,沿东边的山脚开挖了一条人工河,这条河的河堤叫做春登堤,堤上广种黄**,便有了金棱河的名称。而金棱河的开挖,不仅让“高下之田,受灌溉者数十万亩”,而且缓解了雨季**夂拥难沽Γ毙纬闪恕拜映且夂印焙汀叭频澜鹄夂印毕嗷セ杂车拿览鼍肮邸6鹄夂泳褪墙裉斓慕鹬印

  金**银**,**落河中水染其色,金汁河、银汁河两河因此得名。如今,我们依旧可以看到穿城而过的金汁河流,只是它有些浑浊,时有干涸。而银汁河则早已不见了踪影。当然,经过几百年的变迁,老昆明的****都显得斑斑驳驳,有的早已消失殆尽,只剩大青石砌的护河堤依然兀立。

  卜保怡考证,明代时期,城市的**埔约笆杩:?诤樱ッ鞒悄铣鱿执笃兀笈拥赖某鱿痔峁┝吮匾奶跫:槲涫拍辏谖髌胶钽逵⒌闹鞯枷拢剂嗽颇细堑挠ǎ**部戳俗┏堑睦贰P拗┏鞘保残拗嘶こ呛樱馐沟贸嵌氤俏鞯暮拥懒樱ッ鞴懦潜缓恿骰啡啤

  此外,在城内,发源于翠湖的洗马河经过小西门流入篆塘,汇玉带河水形成运粮河(大观河)。近30条河流,其主要功能在于灌溉和泄洪,不仅满足了人们生产生活的需要,也层层萦绕,纵横交错,把昆明打扮得灵秀美丽。“你看,昆明称之为水城,名副其实,毫不夸张。”卜保怡说。

  古桥老井

  河流之上总有桥。得胜桥、双龙桥、霖雨桥、桂林桥、鸡鸣桥、吴溪桥、玉带桥、宝象桥……几百年来,这些青石桥或红砂石桥,横卧于河流之上,桥面上留下了深深的车辙和脚印。

  詹霖说,老昆明人应该都知道一首诗:“云津桥上望,灯火万千家。问夜人沽酒,寻店客系槎。城遥更漏尽,月圆市声哗,破晓阑游兴,疏钟传太华。”

  老昆明城东南方,那是明代的云津桥,盘龙江上的三孔古石桥。元称大德桥,清称得胜桥。昆明著名八景之一的“云津夜市”就在这里。而****都已逝去。唯有一座桥横跨盘龙江上,它是龙川桥。出昆明城向北20公里,松华坝赫然在目,龙川桥就在松华坝下,是盘龙江从松华坝水库出来后流经的第一座桥。

  河流到低处便汇聚为湖或潭。几百年前,翠湖还在昆明郊外,是一片沼泽,与滇池相连,水草茂盛,四季泉水不竭,是一个美丽的湖湾。老百姓叫“菜海子”。明洪武十五年(公元1382年),在修筑云南府城时,翠湖被圈进了昆明城。清初,吴三桂填平了半个翠湖,修筑了王府,官宦和名士也在这里修建亭台楼阁,遍植柳竹**草。

  从翠湖出发,我们可以看到几百年前的众多湖湾或河湾:董家湾、潘家湾、佴家湾、螺蛳湾。

  如今,潘家湾是小西门外一条狭窄的街道,热闹繁盛、车来人往。詹霖说,元代前,滇池北部水域一直漫至今天的翠湖,潘家湾是当时的湖湾。到了明代,沐英曾在此建“柳营**阅谅砹繁孔涑T诤又幸怼⑾绰恚虼耍说匮荼涑伞跋绰砗印钡暮油濉G宄酰思彝宸⒄刮迓洹H嗣侵饕源蛴阄说赜治氤潜鼐冶憬菟溃褂写蛲底粱虿莺#鲎庞此屯纳猓思彝逡渤闪顺鋈牍懦堑闹凶睾妥谅胪返募⑺:罄矗岢厮灰唤翟俳担懦侵鼙叩穆降刂鸾ネ蛊穑绰砗颖湫”湔淝常忧暗暮灞涑陕降兀鄞顺隼肺杼ǎ德碛κ倍础


  有水有河有湾,老昆明家家户户还有井。詹霖说,古井,在旧时的昆明城中很是风光过一阵子。龙井街、双眼井巷、饮水巷、饮甘巷……这些巷名老昆明直到今天也耳熟能详。那时的昆明,一口井就是一个动人的故事。家庭主妇每日必来老井,打水的动静与淘米、洗菜、洗衣衫的热闹交织一起。谈笑风生中,全然就是生活大舞台。

  如今,老井早已消失在昆明人的生活中,我们能够找到的关于“井”的标识不多了,只**诶ッ魑拿矶镆桓4号老宅门头上有一个“井”的标志。

  往事已矣!彼时的昆明水城成为了老一代昆明人最美好的记忆。如今,昆明建设地铁站,对篆塘河的河道进行整体恢复提升改造,暗河改明河,这条“老昆明河”将重见天日。我们期待这一天的到来,而更多的河流只能在城之下默默流淌,它们曾经风光,也曾经**亓嗣览隼ッ髯蠲赖姆缇啊

  春城晚报记者 邓建华 文 老照片为詹霖 摄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